位置:百阅新闻网 > 八卦 > 正文 >

校花的第一次很嫩很紧,又胖又白又肥的熟妇

2020年06月28日 12:52来源:未知手机版

许静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老王看光了,在她焦急的询问下,老王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,看着喷溅的水,心里有了主意,道:“把这个水闸关了就行了,你自己来关下,以后省的麻烦。”

许静趴在按摩床上,老王头头是道的说了起来:“按摩讲究的是力道均匀,只有这样才能把穴位按压通透,许小姐,我可要开始了。”

这个身影的主人正是许静,她穿着鹅黄色轻薄的连衣裙,身材玲珑有致,曲线美的让人惊心动魄,她打着雨伞来到小区门口朝四下环视,最后又落寞的收回了目光。

随后他稍微调整了下位置,眼前这极其诱人的姿势,以及这若有若无的体香,都让他不由的遮掩自己的反应,避免被发现尴尬。

看着许静白皙的肌肤展现在眼前,老王使劲吞了口唾沫,他把橄榄油挤到了手心上,激动无比的朝许静的后背探了过去。

老王一本正经说:“你这种情况是要排毒的,不然现在感觉不出来啥,等你到了三十岁,体内毒素会攻心,到时候你的皮肤会变得松弛,脸上的皱纹也会比同龄人多很多。”

老王看着性感的小裤,反应更强烈了,这许静真开放啊。看着看着,老王心里打定主意。便对身后的许静道:“你过来,我指给你看,以后坏了你自己弄一下就好了。”

许静小脸微微一红,想到一会儿要躺在床上被异性触摸,再加上老王的雄厚,让她瞬间有了羞耻感,想拒绝,却又想起腰疼的实在受不了,只要咬了咬牙,终于点头道说:“那王叔,你要是没事儿就去我家里吧,我现在腰疼的都快直不起来了。”\

许静换了身深色睡衣出来,随手把换下来的脏衣服扔进了脏衣娄里面,把刚刚换下来的黑色镂空小裤却暴露在了老王眼前。

其实老王也不丑,年轻时候的魅力还在,身体也健壮,倘若好好打扮一番,肯定也是个十分有魅力的中年男子。

许静娇滴滴的请求让老王火焰焚身,他从腰肢按摩到了颈部,又从颈部回到了腰肢,他已经不满足隔着衣服如此触摸,他想要来点更加刺激的项目。

老王激动的将手按压在了许静纤细的腰肢上,虽然隔着睡袍,可触摸到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肢时,老王的心脏都快要跳了出来。

许静红着脸,心里有些怪不好意思,这门卫老王都能做自己爸爸了,想来也不会动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思。纠结了一会,最终还是战胜了内心的恐惧,答应下来。

老王见许静已经上了自己的贼船,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,假装关切说:“许小姐,其实推油可以把你体内的毒气排出来,可是外面下着大雨,恐怕找不到女推油师啊。”

…你还是进来搭把手,帮我关了啊!”许静何尝不想出去,可是刚因为换了睡衣,所以没有穿小衣,眼前水越喷越多,碎花裙紧紧的贴在胸口上,这几乎就和她没穿衣服一样!她都快急哭了。

老王当然知道许静没穿小衣,看着许静害羞又装冷漠赶人的样子,心里直觉得好笑。:“好,那……我回去了。”

可能是许静害怕姿势太过于尴尬,许静身体尽量向下,不过这致命的姿势还是让老王几乎把控不住自己。

许静丝毫不知道老王正在后面窥视着自己短裙内的风景,正在竭力找着水闸开关位置,随着身体的扭动,被小裤包裹的翘臀也跟着颤抖,更加将完美的轮廓勾勒了出来。

她也越来越无法把控好自己的感觉,此时她只觉得,门卫老王又魔法一样,竟舍不得让他退下去,她不由得并拢双腿,扭了扭屁股,眼神逐渐迷糊起来。嘴里甚至小声的低吟起来。

老王顺着衣领又瞄了眼许静的波涛汹涌,内里的风光被他看个正着,老王鼻子一热,故作正紧道:“这有啥,现在自己会了,以后再松开就省再去修了,王叔都一大把年纪了,还能吃了你不成。”

许静进入房间换了套洁白的浴袍走了出来,这种浴袍是绸缎缝制出来的,虽然系的很紧,但衣领却很宽敞,老王足足比许静高一头,顺着宽敞的衣领缝隙可以看到衣领内的风景。

老王绞尽脑汁,终于想到了一个点子,他的手速慢了下来,长叹一声:“许小姐,你的腰酸背疼是不是隔几天就会疼一次?”

老王刻意放慢关水闸的速度,许静见水慢慢变小,让她舒畅了很多,可是不知怎么的,哪儿感觉被一阵火热挡住,她比较是结婚的少妇,哪里不知道那是什么。

老王抓紧了双手,一想到马上就可以触碰到许静那娇嫩的身躯,热血再次冲上了脑袋,他故作镇定说:“许小姐,你可别这么想,我们做保安的就应该和业主打成一片,这才能叫做和谐小区嘛。”

他以前就做过按摩推拿,看到许静落寞的表情,老王关切说:“许小姐,这种事儿你怎么不早说,我当年在我们那儿就是开按摩推拿店的。”

老王激动无比,他的心跳跳动的非常快:“不嫌弃就好,你体内毒气太重,需要尽快排出来,厨房要是有橄榄油的话,我们就可以开始了。”

她说完,又想起刚刚的事情来,自己那儿,居然被门卫摩擦了半天,更可怕的是自己还有了感觉,想起老王的雄厚和自己老公的……

焦急的许静向老王说着渗水的厉害情况,可老王哪儿听得进去这些话,他此时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许静睡衣衣领里面。

老王自夸说:“那是,我的手艺可是我们那儿的一绝,而且我对人体经脉非常了解,很多人都慕名来找我,最后我想过安逸的生活,所以才来到这里当保安了。”

许静挤出笑容:“这段时间我总感觉腰酸背疼,所以就请了一个按摩师傅过来,可是雨太大把道路给淹没了,按摩师傅不能过来了。”

许静小脸变得红彤彤,一想到自己的身体将会一览无余的展现在老王面前,她低着头害羞说:“王叔是为了帮我,我怎么会嫌弃呢。”

客厅的灯光非常暗沉,原本放置茶几的地方摆放着一张按摩床,在桌上燃烧着一盏香炉,整个房间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儿。

可能是因为着急的原因,随着动作力度的变化,许静的屁股高低起伏,水溅到身体上,碎花裙沾再度粘在了娇嫩的肌肤上。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拿手去揉搓。

殷红的小嘴,绝美的上围,纤细的腰肢,完美的翘臀,当幻想到许静撅着屁股的画面,老王从喉咙发出一阵低沉的吼声,他终于交代了......

粗糙的手掌在橄榄油的润滑下从许静的后背轻轻滑过,每一次的移动,许静都会如同触电般一样颤抖起来,喉咙深处也会传来低吟声。

这手感让老王心痒难耐,随着他用力的挤压,许静的娇躯便用力颤抖,她感觉到体内好像有一股电流一样游走,一缕控制不住的低吟声也从樱桃小嘴中传了出来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yrental.cn/bagua/191985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