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百阅新闻网 > 八卦 > 正文 >

妇女吃了老丈人的jb又长又大,上课被同桌强行摸下面

2020年07月29日 17:46来源:未知手机版

      两天后的一个下午,回了娘家的艳凤正在给儿子辅导作业。

吃了老丈人的jb 老丈人的jb又长又大 摸老丈人下面的一大坨

      艳凤从地上爬起来,指着朱大壮的鼻子质问他:“你属疯狗的呀!搁我妈家不是说的好好的吗?怎么又犯病了?我就知道你根本改不了,知道你这样,我就不该跟你回来!”

咱两个屯子离的也不远,有空再让他们过来。”艳凤妈气愤的说:“不回去!你那么对待他们娘俩,我可不敢让他们回去。”艳凤爸说:大壮啊,不是爸说你,咋还老动手呢!今儿个你表个态,要是以后不这样了就让他们回去!话音未落艳凤妈就打断话说:回什么回?你说你个大老爷们儿,动不动就打媳妇儿,算什么能耐?见丈人、丈母娘如此生气,朱大壮说:爸、妈,这是最后一回,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,你们就给我一次机会吧!“我都给你多少次机会了,哪回不是说得好好的,回家你就变样儿!”一直沉默的艳凤说。朱大壮见状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立即发誓:“媳妇,我错了!你就再原谅我一次,跟我回家吧,如果我再打你和孩子,让我天打五雷轰,不得好死!”艳凤爸一边去拉朱大壮,一边说“大壮、你看你这是干啥?快起来,一会儿吃完饭和艳凤、石头一块回去!

      一直备受欺凌的妻子终于像一只愤怒的羔羊,用尖刀结束了丈夫性命,不管有意还是无意,但给我们留下的却是深深的反思……

      朱大壮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媳妇艳凤和孩子石头接回家。可是好日子没过两天,又不平静了!

艳凤是一个朴实的农村妇女,任劳任怨、勤俭持家。这一天,又是疲惫的一天,她系着围巾,扛着铁锹,浑身脏兮兮的从地里回来。一进院门,儿子石头就蹦蹦跳跳地从屋里跑出来说:“妈、我都饿了,你咋才回来?”艳凤摸着儿子的头:“你先写作业,妈这就给你做饭。你爸回来没?”石头说:“没回来,我爸都好几天没回来了。”“不回来更好,就当他死外面了。”艳凤说。

      艳凤和石头看见朱大壮走进来,谁也没吱声。朱大壮没话找话地搭讪起来:“儿子,想爸没?”石头抬头看看朱大壮,还是没吭声,然后又把头低了下去。见儿子没理自己,朱大壮又把目光转向了妻子,和妻子说“艳凤、咱家猪都没人喂了,你再不回去就饿死了。”艳凤冷冷的说:“别说猪饿死了,人饿死和我都没关系… …你走吧,我和儿子不回去了!”这时,艳凤的爸妈先后从外屋进来,坐到地上的沙发上。朱大壮又把头转向了老丈人和丈母娘,央求起来“爸、妈你们劝劝艳凤,让她带孩子跟我回家吧!

      艳凤一边躲闪着一边往屋里跑;朱大壮紧追不放。艳凤跑到屋里从抽屉里翻出了户口本,朱大壮乘机又给了艳凤两个嘴巴子,“朱大壮、你这畜生,你有人了,我给你倒地方,咱俩离婚去!你打我也没用,今天这个婚咱离定了!儿子跟我,你得给我拿抚养费!上课被同桌强行摸下面”艳凤气喘嘘嘘地说着。朱大壮一听离婚更气:“离婚可以,但得我提出来!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提离婚?还要抚养费,真他妈太让老子没面子了!我让你离婚——我让你要抚养费——”朱大壮一边骂着,一边继续对艳凤拳打脚踢。受尽家暴的艳凤这时顺手拿起一把尖刀,愤怒地向朱大壮刺去,但没有刺中朱大壮,二人开始争夺尖刀。朱大壮一边骂着:“败家娘们”一边去抢。在二人抢夺的过程中,艳凤将尖刀刺进了朱大壮的心脏,朱大壮双目圆睁,恶狠狠地瞪着艳凤,身体渐渐失去了平衡,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      看见姚倩走了,又被姚倩的话一刺激朱大壮疯狂地向艳凤扑过来,不分头和屁股地大打出手,嘴里还咒骂着:“你他妈成心和我过不去是不?一点面子也不给老子留,真是活腻歪了,我打死你… …”

朱大壮手里拎着半瓶白酒,满口酒气地站在艳凤跟前,没好气地说:“饭好没?我饿了——我要吃饭——。”“我刚从地里回来,才洗把脸,这就做饭,你等会。”艳凤小声的回答。“这他妈都几点了,你还不做饭?”朱大壮冲艳凤吼道。艳凤依然小声带着埋怨的说:你都多少天没回家了?地里的活儿不得干呀… …我又干活又做饭,总得倒开空吧!“朱大壮扬手给了艳凤一巴掌:“你少他妈跟我啰嗦,赶紧整饭去。”措不及防的艳凤被朱大壮打倒在地哭泣着说:“家也不回,活也不干,孩子也不管这日子没法过了。”

      朱大壮:“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啊?接你回来是让你给我挣钱的!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熊样儿,真以为老子会好好跟你过日子呀!别做梦了… …”

石头抬头往窗外看,然后突然紧张起来:“妈、快看!我爸来了!”艳凤抬头望去,果然朱大壮已经走到了院子中央。朱大壮一进屋就满脸堆笑地和老丈人,丈母娘打招呼:“妈、爸,做饭呢,我来接艳凤和石头来了。”

    朱大壮一脚踢翻了泡脚的水盆然后猛地向艳凤踹去。艳凤毫无防备地跌坐在地上…:“你他妈能不墨迹不?给我滚犊子!”

    石头抬头看看朱大壮,突然放低了声音:“爸、给我30块钱吧。”朱大壮气急败坏的说:“这什么他妈败家学校,老要钱,明天别念了,我没钱!”石头无奈地看着朱大壮,又扯开嗓子向厨房里喊去:“妈、我爸说没有钱。”艳凤听儿子这么一说,马上从厨房里出来,她一边在围裙上擦着手,一边站在朱大壮的旁边问他:“你前一段,不是刚从家里拿走1000块钱嘛,怎么没买啥就没了呢?我手里就2000块钱,给你1000,那1000都买种子、化肥了,现在真没钱了,要有钱还能跟你要啊!有钱,你就给儿子30呗!”朱大壮瞪着眼睛没好气的说:“我买啥不买啥用你查问呀?告诉你没钱就没钱,少跟我算账”

    艳凤:“那你一天还管点啥不?地里活都不干,儿子也不管,就知道到时候回来拿钱,也不知道净搁外边干点啥… …”

      “我说你这死老头子,怎么给你两句好话就找不着北了呢,孩子让人打那样儿,你不心疼呀?”艳凤妈死活不同意艳凤回去。

      朱大壮:“爱跟谁要跟谁要——反正我没有——别他妈跟我墨迹”。

      转眼间,朱大壮又好几天没回家了,这天艳凤一个人在家的院子里干活,突然发现离家多日的丈夫带着一个年轻人的女人走进了大门。望着眼前的一切,艳凤终于明白丈夫为什么经常不回家,为什么总是回家要钱,她的心里顿时火冒三丈,可是却装作什么也没看见,仍然在默默地干活儿。

      “你别像个木头桩子似的,赶紧买菜,做饭去!”朱大壮使劲儿推了艳凤一把,可艳凤还是没有动弹。姚倩见状嬉笑道:“哟、朱哥,这点儿主你都做不了呀?我看还是算了吧,我去朋友家了,晚上给我打电话。”说完姚倩扭扭哒哒地向外走去。

      一天傍晚,朱大壮坐在床边一边泡脚,一边抽烟。艳凤在厨房里收拾着碗筷。石头正在画画,画着画着突然想起了什么,然后冲着厨房喊道:“妈、明天学校让交30块钱。”

朱大壮冲着干活的艳凤嚷起来“你他妈是木头啊?没看见来人啊?”艳凤没有作声。朱大壮把艳凤从园子里拽了出来接着说:“赶紧买点菜去,我朋友姚倩来了……以后我跟她合伙做买卖给你挣大钱!”艳凤瞪着眼前的这两个人,强压住自己的怒火,狠狠地朝这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吐了口唾沫:“呸!不要脸的狐狸精。上课被同桌强行摸下面”姚倩一步三摇的走到艳凤面前说:“哟,这是嫂子吧,我叫姚倩,以后朱哥和我一起做买卖,还请嫂子多多支持呀!”艳凤嘲讽地回应着:“哼!做买卖!我看你是把自己卖了吧?你年轻,肉值钱”。姚倩嗲嗲地凑到朱大壮跟前:“朱哥,你看她——怎么骂人呢?”

      艳凤放下铁锹,拉着儿子走进屋里。儿子拿过书包,开始坐在桌子旁边写作业。艳凤摘下围巾,抖落一身的尘土,端过洗脸盆,开始洗脸,石头一抬头,看见朱大壮晃晃当当的从大门外进来。他放下手中的作业,上课被同桌强行摸下面来到屋外,拉拉妈妈的衣角,小声地说:“妈,我爸回来了。”艳凤一边用毛巾擦脸,一边拍拍儿子的肩膀,疼爱地说:“儿子去进屋写作业吧。”

石头看妈妈受了委屈急忙:跑过来拉妈妈:“妈、别哭了,起来吧!妈——起来吧!”见妈妈没有起来,石头怯怯地对朱大壮说:“爸、你以后别老打我妈了——我妈干活多累呀!”朱大壮使劲儿把儿子推到了一边:“你小子也他妈来教训老子,给我滚一边儿去… …”说着,石头不小心摔倒在地上。看到朱大壮对儿子也动了手,艳凤从地上站了起来,开始和朱大壮撕打,结果又让朱大壮推了个大跟头… …最后,艳凤鼻青脸肿地带着孩子离开了家。望着艳凤娘俩的背影,朱大壮操起放在窗台上的半瓶酒使劲儿朝地上摔去,嘴里还忿忿地骂着:“你个败家娘们儿,滚——滚的越远越好——有种你就永远也别回来,好他妈给我倒地方!”

艳凤是一个朴实的农村妇女,任劳任怨、勤俭持家。这一天,又是疲惫的一天,她系着围巾,扛着铁锹,浑身脏兮兮的从地里回来。一进院门,儿子石头就蹦蹦跳跳地从屋里跑出来说:“妈、我都饿了,你咋才回来?”...

      艳凤:“谁跟你算账了,这不是赶到这了吗,孩子要交钱,我又没有,你是他爸,不跟你要跟谁要啊!”

      艳凤伸手想打朱大壮,反被朱大壮揪住头发一下一下向墙上磕去。石头一边哭一边哀求着朱大壮:“爸、别打我妈了!爸、求求你别打我妈了… …”“朱大壮,你个遭雷劈的!你要打死我呀——我他妈再也不和你过了… …”艳凤哭喊着。朱大壮无法抑制自己的怒火,打得更加厉害!“我叫你骂!叫你骂!” “爸,别打了——别打了——放过我妈吧!”石头的哭喊声惊动了邻居们。这时听见动静的邻居过来拉开了他们,朱大壮悻悻地离开了家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yrental.cn/bagua/194289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

...全部链接:

老板互娱 闲逸碰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