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百阅新闻网 > 科技 > 正文 >

荣耀小米拉锯战:不止在手机产品 也不止在中国市场

2019年01月15日 17:35来源:未知手机版

陈赫发文暗讽五五开,杨印海,贷款客户,派派猪,九界仙尊,豹女打野

荣耀与小米在青年人市场短兵相接,谁能最终拿下未来仍属未知数。

文|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 王芳洁 梁睿瑶

编辑|齐介仑

头图摄影 | 邓攀

雷军急了。“不服就干!”1月10日,在红米Note 7的发布会上,他撂下了狠话。

以往各品牌手机发布,竞品对比是例行节目,一般都给对方留点薄面,客气称一句“友商”。但这次不同,雷军直接揪斗了荣耀:“要不要吊打荣耀8X啊?算了,给他们留点面子,再说下去我就要现场拆机了??”

此时,荣耀总裁赵明正在公司庆功宴上。在过去的3个月里,荣耀先后发布了两款旗舰机型,分别是Magic2和V20,都在刚发售不久卖断了货。庆功酒是拿坛子装的,一排排码好了,对应“3亿、5亿、10亿”的销售额。

次日凌晨,宴席散了之后,赵明发了一条云淡风轻的微博:“2019,相信美好的事情总会发生,风物长宜放眼量。”众所周知,这诗的上一句是“牢骚太盛防肠断”。

火药味正浓。

实际上,火药味一直都很浓。自2013年12月荣耀独立以后,它和小米的竞争就一直没有停止过。一开始是荣耀跟随小米,观察和学习对手,这可是华为最擅长的战术;后来双方就进入犬牙交错式的卡位竞争,直至荣耀销量超过小米,跻身全国四强。

现在轮到小米来跟随了。1月3日,小米对外宣布,旗下红米品牌将独立运营。这种双品牌战略,华为早就用过,而小米和红米的梯次定位,又很容易让人联想到,主打高性价比的红米,为狙击荣耀而独立。

荣耀确实打过性价比牌,那是在品牌创立最初阶段,为了抢市场占有率,但现在它已经不谈这个了。随着4000元价位的Magic2诞生,荣耀显露出摘掉千元机帽子的决心,其后发布的V20定价是3000元。在近期《中国企业家》的两次专访中,赵明谈到华为和荣耀的区别时,分别说了两个不同,一个是未来技术路线的选择不同,一个是面向的消费群体不同,华为偏向商务人士,而荣耀则更倾向于年轻人市场。

“荣耀与小米的竞争早就已经结束了,无论是整体销量,还是中高端产品线的市场表现,荣耀早就已经遥遥领先。”荣耀业务部副总裁(产品)熊军民说。

最近9个季度,荣耀一直处于互联网手机品牌销冠的位置。站在这个角度,竞争已告一段落。但是不是结束了,不好说。毕竟雷军做了“持久战”的打算,要把“生死看淡”。

赵明倒觉得,不必把第一看得太重,当得时间长了,总有一次是别人的。“人家把所有资源都集中起来,瞄准你一个东西打,到处都要防守,你防守得过来吗?”

“高处不胜寒,某种程度上,我们内部觉得很惶恐。”赵明感到如履薄冰。这些年,从2G到4G,城头变幻大王旗,每个时代都有企业高空坠落。马上5G又要来了,“第一,就是别犯致命的错误;第二,要有足够的弹性。”

源于华为

中国手机的故事,在2018年出现了拐点。根据消费电子研究机构Gfk的数据,2018年第三季度,中国智能手机销量同比下滑了18%,销售额同比下滑9%,首次出现“量价齐跌”的现象。

当然,华为终端业务的表现还是不错的,2018年预计能超过500亿美元,接近整个华为集团的50%,这一年,华为+荣耀的出货量超过了苹果,达到全球第二名,仅次于三星。

宏观和微观之间的差异,让荣耀警醒,近期的内部讨论集中在,分析哪些能力是不可依靠的。在最近一次的红蓝军辩论中,蓝军指出的主要范围在营销上。

华为的主航道是云管端,原先只有to B的管道业务,营销策略与面向消费者的终端业务大不相同。而终端业务的多数管理层,都是从管道业务转过来的。比如赵明,他在来荣耀之前,是华为西欧地区部副总裁,常驻意大利,每天都得西装革履。2015年,赵明到荣耀之后,第一次参加发布会,心里想着得起互联网范儿,衬衫解一粒扣子不够,得解两粒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yrental.cn/keji/116501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